欢迎光临法智律师事务所官网 www.fazhilawyer.com 服务热线:029-85385224/85567989 | 手机版
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关于我们
成功案例 <<回目录
about_p_03.jpg (492 bytes)

企业非法转包,工亡矿工家属维权受阻 律师另辟蹊径,以行政手段保民事权益

所属领域:民商事业务部 承案律师:卢仁兵 关注度:1732 办案时间:2017-12-22
相关案例: 没有信息!


阅读提示:

现实中,建设工程施工企业、矿山企业为节省用工成本,往往将工程转包、分包给不具备资质的自然人,接受转包、分包的自然人转而雇佣劳动者进行施工。对用工企业来说,此举乍看可以节省管理、运营成本,但实际潜藏着巨大的用工风险。一方面,根据劳社部(200512号《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1334号《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14))9号)《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用人单位依然需要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另一方面,根据《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等规定,还可能承担没收违法所得、罚款、停业整顿、降低资质、吊销证书等行政处罚。对劳动者来说,如果遇到了实际雇主非法转包,切记要收集证据,聘请专业律师维护自身权益。

案情简介:

2014年2月6日,第三人A公司将其铜矿中某段采矿业务承包给其内部员工王某,并签订了《承包合同书》,期限自2014年2月26日至2015年3月26日止。王某又将其承包的采矿业务承包给A公司职工段某、谈某,并签订了采矿承包合同,该二人系自然人,无相关资质。

2014年5月,原告周某之夫宋某,经介绍到段某、谈某的工程队上班,岗位为该段采矿区渣土运输工作。

2014年8月,宋某上班途中车祸死亡,事故认定宋某承担次要责任。

2014年10月23日,宋某之妻周某,即本案原告向矿区所在的柞水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认定宋某工伤的申请,后又向柞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申请确认宋某与第三人A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柞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2015年4月21日作出裁决,认定宋某与第三人A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2015年5月,周某向柞水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宋某与第三人A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柞水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3日作出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周某不服,上诉于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2015年12月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护原判。

周某继而向陕西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该院于2016年11月驳回再审申请。

2017年1月,周某再次向柞水县人力资源的是社会保障局提出申请,要求认定宋某为工伤。该局于2017年向周某发出《工伤认定申请补正材料通知书》,要示补充提供证明劳动关系的材料。周某遂提供了柞水县劳动争议仲裁委的《裁决书》及三级法院裁判文书。商洛市人社局于2017年3月作出(2017)001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对周某申请宋某工伤的申请不予受理。 

随后,周某于2017年3月向洛南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商洛市人社局所作的(2017)001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责令其重新作出《工伤认定书》,认定宋某为工伤。该院于2017年8月作出裁决,以《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及《工伤认定办法》第八条为依据,驳回了周某的诉讼请求。

周某不服,向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审判意见:

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依《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提出工伤认定应当提交下列材料:....    (二)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该条第三款规定:工伤认定申请人提供材料不完整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一次性书面形式告知工伤认定申请人需要补正的全部材料,申请人按照书面告知要求补正材料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受理." 本案上诉人周某按《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已经向被上诉人提交了相关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也按人社部门的要求提交了有关劳动关系的证据,虽然相关证据证明宋某与A公司并不存在劳动关系,但上诉人提交的上述证据同时证实宋某确系受A公司两次非法转包人(均系A公司内部职工,无用工主体资格)所雇佣的事实。劳社部(200512号《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经管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1334号《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给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员时因工伤亡的,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应当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14))9号)《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人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上述规定及司法解释均明确说明了,违法转包的发包人虽然未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但在涉及违法转包的特殊用工情况下,违法转包的发包人应当依据上述特别规定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并不需要以存在劳动关系作为认定是否属于工伤的前提条件。故劳动关系是工伤认定的前提条件,但并不是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唯一条件。本案宋某是否属于工伤,应由人社部门综合上述规定,依法受理后作出相应工伤认定的决定。被上诉人仅仅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而忽视了前述劳社部(200512号《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1334号《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四)项的特殊规定,在上诉人已经尽到了申请认定工伤所应当提交相关材料的义务后,被上诉人作出不予受理决定,显然系对法律理解不当,其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错误。一审法院对法律理解错误,判决从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不妥,本院予以纠正。

代理心得:

本案为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的真实案件,裁判文书为(2017)陕10行终33号行政判决书,代理律师为本所劳动法部部长卢仁兵。当事人在经历了三级法院民事判决均败诉,且再次申请工伤认定受阻后,找到了卢律师。在认真研读法律条款、充分分析本案事实、大量查阅相似案例后,卢律师决定改变代理思路,以行政手段促进工伤认定,提起行政诉讼,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代理过程中,卢律师注意到,类似案件在其他省份、乃至陕西省雁塔区的判决中,均是支持劳动者,一审法院拒绝适用最高院司法解释及劳社部的规定,认为不构成劳动关系,显然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此类案件出现了同案不同判的情况,不利于法律适用的权威性,更不利于维护弱势群体利益和解决社会矛盾。在卢律师的积极争取和再三说服下,二审法院改变了一审法院的判决,撤销了人社部门的不予认定决定书,责令其予以受理,并限期做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虽然本案至此尚未完全结束,但阶段性成果值得肯定,律师的不屈不挠为当事人取得最终胜利赢得了一线生机。

实务经验总结

1、在工伤认定领域,违法转包的发包人虽然未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但在涉及违法转包的特殊用工情况下,发包人应当依据上述特别规定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并不需要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条件。在法治水平日益提升的今天,涉及转包、分包、挂靠的企业一定要规范用工,建立合理的风险防范制度,切莫平时一味节约成本,遇到纠纷时后悔不迭。

2、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案花明又一村。律师代理案件受阻时,不妨换一种代理思路,综合民事、行政及刑事手段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要有百折不挠和积极进取的精神,即使一时达不到预期,也应当坚持不懈地探索其它代理思路。

3、国家在今后的政策制订过程中,一定要充分照顾少数弱势群体的利益,要求企业为劳动者购买社会保险,倡导用工单位补充购买商业保险,以确保意外发生之时,劳动者能得到及时救治,其家属能得到一定经济补偿。

延伸阅读:

用工单位将工程违法转包、分包给不具有用工资质的组织、自然人,法院判决用工单位承担工伤责任的其他案例

   案例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皖行监字第00169号行政裁定书

案例二: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2015)雁行初字第00116号行政判决书

案例三: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6)陕71行终224号行政判决书

提示:上述三案例可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阅、下载

上一案例:历经法院三审 再审终获成功

下一案例从推动依法行政入手,化解行政诉讼僵局

主营业务 典型案例 联系我们
法智简介 业务与案例 法智研究 法智新闻 社会责任 联系方式
主任致辞
法智简介
法智团队
资质荣誉
机构设置
更多
业务领域
服务方式
法律咨询
成功案例
法智研究
法智论坛
诉讼指南
法智专著
法智动态
法智专题
媒体专访
法智视频
党建工作
公益事业
文化建设
法律援助
联系我们
加入法智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 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449号丽融大厦三楼(西北政法大学对面) 电话:029-85385224 传真:029-85385224
网络备案:陕ICP备14011557号-1 邮编:710063 E-mail:fazhilawyer@126.com